Koroha° 发表于 2020-5-28 01:31:55

记录一些今天发生的事情。

确切地说应该是昨天啦。
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了。
很久没有这样在凌晨敲键盘了,我无比怀念这种感觉。

因为抑郁症的原因,现在没有学业也没有工作,整个人废掉了差不多一年多了。
无数次的自杀,目光呆滞,很少笑,几乎不出门,零社交。
跟以前的朋友也全部都断了联系,因为我不再是以前那个思维清晰、目光坚定的人了。

然后最近,在微博的某个类抑郁症群里,认识了他。
并不清楚他的年龄和经历,似乎从一开始也没有去了解的必要,就能够完全信任他。
他的声音非常让我安心。
他养了一只暹罗猫,那张挂在门把手上的照片总让我觉得在哪里见过。
可能他的确在群里发过吧,不过因为抑郁我的记忆力严重衰退,可能只是几天前的事情我已经记不清了。
他说,他在西藏呆的那段时间跟我现在的状态一样,零社交,孤身一人。
他的普通话带着一点京腔,但细听又感觉像是南方人。
不知道他多大,应该跟我差不多吧。

今天他陪我打了一局斗地主,然后他说,他要去写点东西。
他问我接下来去做什么,其实我也想说我要写点东西,但又想到这会不会让他觉得我在跟风,毕竟太巧了吧。
于是我说,我去玩电脑了,顺便写点东西。
嗯,不知道他写的是什么呢,会不会写我呢。
但愿会吧。

Koroha° 发表于 2020-5-28 01:35:06

其实认识他的那天,加他好友的那天,我的状态非常非常不好。
那天似乎是520,跟我的前任吵架了,然后情绪再次崩溃。
那天晚上在家里,见到父母之后的我受到双重刺激,开始不可遏制地尖叫。
邻居隔天来我家敲门,想知道我是否被虐待了。
我该怎么告诉他们,我是个疯子呢。所以我什么也没说,把自己关在房间里。
然后,我情绪崩溃的那天晚上,加了他的微信,跟他说我一直一直在哭,一直在砸东西。
我没想到的是,他意外地包容。
他听我发了很长几段的语音,很耐心地听完。

而我的声音,那时也变得出奇冷静。我的情绪似乎被他稳定住了。

Koroha° 发表于 2020-5-28 01:36:17

后来,我说我饿了,他说,如果我和他在一个城市里,他一定会带我去吃好吃的。
我相信这句话,我相信这绝对不是一时奉承。
以前一直自认没有相信别人的能力,没有与人建立关系的能力。
其实,我是有的。只不过,能被我信任的人,少之又少。

Koroha° 发表于 2020-5-28 01:41:06

曾经我很迷恋一个人,我的一切都是基于他所作的考量。
比如,当一件我从未遇到过的事情发生的时候,我会下意识地想,他会怎么做。
但是后来,直到前不久,我才终于明白过来,这种感情,这种依附于他人的感情,根本就是畸形的。
我自以为那是救赎,自以为那是刻骨铭心的爱情。
可是,那不过是我的脆弱和他变态的控制欲相结合的产物罢了。
我们之间,也许有爱情的成分,但很少,少到那样容易被其他事物所掩盖。
真正的爱情,应该是彼此独立,又互相尊重的。
我感觉,我似乎恋爱了。

Koroha° 发表于 2020-5-28 01:43:28

他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接近。
我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。
但是,那不重要。

我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,在精神层面上。

Koroha° 发表于 2020-5-28 01:50:33

顺带一提,我似乎开始恢复记忆了。
我的大脑里有大片大片的空白,绝大部分在我大学以前的事情我已经没有印象了。
但是最近,似乎在渐渐地恢复,那些好一点的回忆。
这是个积极信号。

yom-yon 发表于 2020-5-28 01:50:33

粉红色的以太。

yom-yon 发表于 2020-5-28 01:50:35

粉红色的以太。

yom-yon 发表于 2020-5-28 01:51:01

以及我最美好的祝愿。

Koroha° 发表于 2020-5-28 02:00:51

yom-yon 发表于 2020-5-28 01:51 static/image/common/back.gif
以及我最美好的祝愿。

谢谢你,也祝福你:hug:
页: [1] 2 3
查看完整版本: 记录一些今天发生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