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以太圆都论坛BBS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8886|回复: 17

有鬼 [复制链接]

Rank: 6Rank: 6

以太浓度
1283 ‰
日志
0
发表于 2014-9-14 08:16:15 |显示全部楼层

有鬼

东蔚

我上车之后,在车子后排的角落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,掏出毛毯盖在腿上。刚刚入秋,冷得却特别快,而我生来就特别怕冷。窗外宽广的平原边缘依稀可以看见起伏的山峦,通向远方的公路笼罩在紫红色的晚霞里。我望着缓缓向南方飘动的云彩,不觉睡去。

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一个小镇的人都被带到一个巨大的广场上,那广场大得好像没有边界,周围一些没有脸的男人在不断走动。他们用木栅栏将人们围了起来。人群没有一点儿声音,就像绵羊看着狼吃掉自己同类一般安静。

我站在人群后面,也想加入这些人。

突然,一只猫那么大的老鼠吸引了我的注意。

梦里我只想抓住它,并没有觉得奇怪。在现实生活中无论多么不正常的东西到了梦里都会变得理所当然。

那只白色的大老鼠跑得很快,它回头张望着我的红色眼睛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养过的一只豚鼠。

那只豚鼠后来成了邻居的一道美餐。

它跑得很远,我感觉腿都快断了。接着我们遇上了一条河,它跳进了河里,我想都没想也跳了进去。冰冷的河水好像要渗进我的骨髓里,我一边发抖一边追逐着那只白鼠。

它趴在一块石头旁边,一定跑不了。

就在这时,一道红光刺进了河里,广场传来一声巨响,大地震动,河水就像沸腾了一般。我潜在水里,感觉到水在冲击我的耳膜。

白鼠消失了。

我冲出水面,大口喘着气,空气中烧焦的味道吸进肺里,让我咳嗽连连。

广场上的人群已经不见了,那儿只剩下一个巨大无比的坑,就像湖那样大,只不过里面涌动的不是水,而是丝绸一样的黑暗。这块丝绸不断抖动着,不时有白色的烟雾升起,就像波光粼粼的水面。

广场周围还是站着那些没有脸的男人,他们一动不动,就像刚才的轰响把他们吓傻了一样。

我湿嗒嗒地站在广场边缘,下面就是深不见底的坑。

风突然变得刺骨起来,很快我就无法忍受这种寒冷了。它裹着我迫使我打着哆嗦,我感觉肌肉都在收缩。

我被冻醒了。

我睁开眼,车窗的玻璃随着地面颤动着,我的脖子有些酸疼。窗外的黑暗告诉我已经是深夜,偶尔有像鬼火一样的灯光从远处一闪而过。我呼吸的热气不断模糊着车窗,当我吸气时,重又清晰的玻璃照出我旁边的一个人影。

我吓得差点儿叫出来。

这个男人畏畏缩缩,看起来不超过五十岁,却是一头的白发;小而尖的鼻子上面是一对布满血丝的眼睛;他就像基督山伯爵一样在地牢里关了很多年一样,皮肤惨白。瘦小的个子裹在一件破烂的灰色大衣里,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套娃。

我回头的时候,他正坐在和我隔着的一个位子上,一直盯着我看。我猛地回头,把他也吓了一跳。他站起身,差点儿被长长的大衣绊倒。他匆匆走到前面,在离我三排的地方坐了下来,面朝我这边,一边躲闪着我的目光,一边偷偷往这边看。

我有点儿紧张,不会被什么坏人盯上了吧。

可那个男人的样子实在是不像坏人,看着就像你站在他面前就会把钱包掏出来的人。

不过我又想起了食蝗鼠,这种小小的生物看起来其貌不扬,却把蝎子当做食物。

我摸了摸自己的钱包,还在。我又慢慢把手放在背包上,摸到了安全锤的轮廓。紧急情况的时候,我可以用它来防身。

车上人很少,除了司机售票员就只剩下四个乘客。那两个人都坐在靠前的位子,只有我和这个男人坐在后面。

我把滑落到地上的毛毯拾起来,起身时刚好和那男人的目光相遇,他赶紧把视线转向窗外似乎空无一物的黑暗里。

我把毛毯重新盖在腿上。天冷得奇怪。

良久之后,我又开始发困。但我不敢睡觉,因为那个男人还在不时看着我。那神情就像遇到了一个长得很像自己朋友的人,又不敢确定。

但我想可能是他觉得我的钱包长得很像他的吧。

我慢慢拉开背包的拉链,把手伸进去,握住了安全锤。车厢里灯光很暗,保不齐发生什么事。

我有犯起困来。

这时候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。那个男人站起身来,好像下定了决心一般看着我,目不转睛地。我一个激灵,清醒了过来,死死地抓着背包里的安全锤,并且随时准备叫前面的人帮忙。

他缓缓朝我走来,我觉得安全锤的手柄都快被我给捏碎了。我已经做好迎接他扑过来的准备。

他站到我面前,把苍白干枯的手伸了出来,那手看着就像一只蜘蛛,仿佛能不出声地把我活活扼死。我已经把安全锤掏了出来,牢牢握在手里,用毛毯挡住。

可他只是把大衣的下摆提了起来,然后坐在了最开始时他盯着我看的那个位子上,那个和我隔着一个座位的位子。

我丝毫没有放松,因为这可能只是掩人耳目的行动。

他搓着皮包骨头的手,好像在踌躇一般,而我已经开始出汗了。

不知过了过久,他又把手插进口袋里,盯着最前方的司机,好像在观察下手的时机。我开始后悔没有早点儿想到应该坐到前面去的。

我咳嗽了两声,尽量弄出点儿动静。售票员回头望了我一眼。我打算装作十分自然的样子,坐到前面去。

可这时男人突然开口了。

“你相信有鬼么?”

他的声音和他的外貌完全不相称,听着就像一个垂暮之年的老人的低沉嗓音。而这个问题让我蒙了一下,我不清楚这句话的意思,只是迟疑地答道:

“信……不信……”

他没有顾及我的回答,又说:“这趟车去红城,你去那儿做什么?”

我心里想着不要和这个人说话为好,可还是回答道:“旅游。”

“来这种没什么风景——也没什么人的鬼地方?”

我也在想这个问题。两个月前的一天,我突然看到了这个地方的奇怪名字,就不知怎么铁了心地要来。

他见我没回答,就问道:

“以前来过这儿么?”

“没有……”

“真奇怪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我下意识地紧了紧毯子,偷偷把安全锤放在椅子上,擦了擦手心的汗。

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前面,又说:

“才刚到秋天,怎么就带毯子了。”

“生来就这样,怕冷。”我又反问道,“才刚秋天,怎么把大衣都穿上了。”

他转过头来看着我,眼睛里的血丝特别亮。然后他又把头转了回去,说:“很多年以前,在一条河里游泳,冻着了。”

接着他默不作声,好像陷入往事。

过了一会儿,我问道:“你去红城做什么?”

他好一会儿才回答我说:

“看看朋友。”

生活从凌晨两点半开始

Rank: 6Rank: 6

以太浓度
1283 ‰
日志
0
发表于 2014-9-14 08:21:39 |显示全部楼层
我又把安全锤握在手里,放在毛毯下面。窗外的远方一辆列车驶过,灯光映在不知名的湖面上,就像是来自阴间的专车。

他把手伸出来,又开始搓着手。他说:

“既然你从没来过红城,那我就给你讲讲红城的故事吧。”

我还没有开口,他就说了下去。

“红城以前不叫红城,它以前叫霞谷,霞是晚霞的霞。听名字就知道,那时候它很漂亮。

“多久以前了?好像有十九年了……对!十九年。在我心里它是世间最漂亮的地方,我从出生就一直在那儿。

“我的朋友们都已经忘记,很久以前的一场战争里,这里被当做一个秘密的军事基地,存放着很多可怕的武器。

“可我都还记得,对,我都还记得,我亲眼见他们把武器运进来的,我都还记得。

“战争结束后很久,那些敌人又回来了,只是他们不想打仗,而是来把那些武器带走。说实话,我很高兴。不能一直让这些东西脏了霞谷的土地。

“我的那些笨朋友们不知道这些武器有多可怕,反而像赶集一样看敌人——或许以前的敌人把武器运走。

“我就知道要出岔子的,我就知道。

“在运最后一枚核弹头的时候出事儿了,而那天霞谷的人都聚集在广场上,准备庆祝一番,为了……和平。

“可核弹头爆炸了,而人们都还在广场上。没有一个活下来的,没有一个。那枚核弹头的吨级不大,却把广场炸出了一个特别深的坑来。

“整个霞谷都被蒙上一层奇怪的红色,于是改名叫做红城。

“有辐射的地方现在都不让进去,被隔离了。你去红城,可要小心点儿。”



他话说完了,我还没反应过来。我只是觉得他的话和我刚才做的梦特别像,让人不解。

我问他:“那你怎么活下来的?”

他裹了裹大衣,说:“当时我在远处的一条河里,和我的好朋友一块儿游泳。”

“那你那朋友呢?”

“辐射只会让人死得更痛苦——不到一年后他自杀了。

“我知道你还想问,那你为什么没事。我也不知道。虽然我经常生病,但那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没有死。”

我把手里的安全锤放了下来——已经没有必要了。

十九年前的事,那时我都还没出生。

该死的,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!只好原路返回了,辐射很厉害的。



接下来的旅程里,我和那个男人都没有再说话。他反复地哼唱着一段旋律,我听不大清。



终于,车子停了下来。我透过车窗望见我们正在一座破旧的大桥上,桥下是一汪黑黑的湖水。湖边的一圈灯光就像夜空里的星座,照亮了岸边的红色。我看不见村落房屋什么的。

男人站起身,向前面走去。快到车厢中间的时候,他突然转过身来,对我说:“你想下去看看么?”

我有些犹豫,因为我不想在这儿过夜。况且,在哪?

他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,说:“没关系,就下去看看,和司机说一声,他可以等你一会儿。”

我只好答应。为了以防万一,我还是带上了安全锤。

男人和坐在前面的两个乘客说了什么,接着那两个人和他一起下去了。我有些害怕他们是一个团伙,我下去就再也回不来了。

我求助似地看着司机,可他面无表情地盯着前方。而那售票员只是东张西望。



外面很冷,我把毛毯披在身上,跟在那男人后面,大概有五米远的距离。这段路够我逃跑了应该。



这桥很宽,男人走到桥边的时候停住了,那两个乘客,还有我也停住了。

他看着这汪湖水,回过头来对我说:“乔力,好好看看霞谷!”

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。

这时候那两个乘客也转过身来,我惊悚地发现他们没有脸,就像梦中的那些人一样!我看见他们的手被绑着,木偶一样站在那男人旁边。

男人对我大声喊道:“你相信有鬼吗?!”

我背后一阵发凉。我回头,看见车厢里出现很多白色的烟雾,如同幽灵一般飘荡着,涌出来。

这烟雾太多了,幻化成数不清的人形,朝着那男人和那两个没有脸的乘客冲去,掀起一阵大风,我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。

那男人又喊了起来,我转过身去看着他被吹起的白发。他一左一右拎着那两个无脸男,朝我喊道:

“这是最后两个!最后两个!我都还记得!!”

他看着我突然笑了起来,有喊道:“欢迎回家!我的好朋友!!”

接着,男人,没有脸的乘客,那群幽灵,都跳了下午,水面上蒸腾起了一片白气。



在他跳下的瞬间,我看见大衣下藏着一根白色的鼠尾。



东蔚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2014-9-13




生活从凌晨两点半开始

Rank: 6Rank: 6

以太浓度
2342 ‰
日志
0
发表于 2014-9-17 12:01:18 |显示全部楼层
你写的么?看完都不敢晚上坐公车了,写的不错啊。

点评

李东蔚  不敢坐——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-9-17 12:49:29
生是过客,跋涉虚无之境。

Rank: 6Rank: 6

以太浓度
1283 ‰
日志
0
发表于 2014-9-17 12:49:29 |显示全部楼层

RE: 有鬼

D。 发表于 2014-9-17 12:01
你写的么?看完都不敢晚上坐公车了,写的不错啊。

不敢坐——

点评

D。  我是有点怕这种故事的人...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-9-17 13:10:25
生活从凌晨两点半开始

Rank: 6Rank: 6

以太浓度
2342 ‰
日志
0
发表于 2014-9-17 13:10:25 |显示全部楼层
李东蔚 发表于 2014-9-17 12:49
不敢坐——

      我是有点怕这种故事的人...

点评

李东蔚  其实我也怕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-9-17 23:25:47
生是过客,跋涉虚无之境。

Rank: 6Rank: 6

以太浓度
1283 ‰
日志
0
发表于 2014-9-17 23:25:47 |显示全部楼层

RE: 有鬼

D。 发表于 2014-9-17 13:10
我是有点怕这种故事的人...

其实我也怕

点评

D。  可是你能写出来... 越是害怕越是上瘾么?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-9-18 10:02:08
生活从凌晨两点半开始

Rank: 6Rank: 6

以太浓度
2342 ‰
日志
0
发表于 2014-9-18 10:02:08 |显示全部楼层
李东蔚 发表于 2014-9-17 23:25
其实我也怕

可是你能写出来...   越是害怕越是上瘾么?

点评

李东蔚  真是这样哎。。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-9-18 12:55:54
生是过客,跋涉虚无之境。

Rank: 6Rank: 6

以太浓度
1283 ‰
日志
0
发表于 2014-9-18 12:55:54 |显示全部楼层

RE: 有鬼

D。 发表于 2014-9-18 10:02
可是你能写出来...   越是害怕越是上瘾么?

真是这样哎。。

点评

D。  我......算了,好好继续写吧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-9-19 14:39:12
生活从凌晨两点半开始

Rank: 6Rank: 6

以太浓度
2342 ‰
日志
0
发表于 2014-9-19 14:39:12 |显示全部楼层
李东蔚 发表于 2014-9-18 12:55
真是这样哎。。

我......算了,好好继续写吧
生是过客,跋涉虚无之境。

站长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以太浓度
6813 ‰
日志
4
发表于 2014-9-28 18:57:50 |显示全部楼层
恐惧源于自身。
晚安,世界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以太圆都论坛BBS   

GMT+8, 2023-2-1 01:41 , Processed in 0.185315 second(s), 1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